1分11选五

                                    来源:1分11选五
                                    发稿时间:2020-08-08 19:29:31

                                    所以现在我们需要调整的是什么?必须要在国务院加强监管的总基调基础上,给商业机构提供新的成长空间和模式。不是说一监管就把他们治死,或者说一监管就不让做。他们确实是存在很多不大符合规定的交易,但是如果我们以创新和变革的角度看,你会发现,有很多新的市场经济形式就出现了。

                                    国际黄金市场为美元服务的核心,就是落实和实现美元的有用性。在当下,国际黄金市场在美元霸权的腐蚀下,已经变成了一个体现美元有用性的场所,当然历史上的黄金市场不是这样。

                                    西方还有一个问题出在金融整体缺乏监管。国际黄金市场是经济自由化状态下发展壮大起来的,其运行规则就是支持扩大规模,鼓励创新转移风险,而不是消除风险之源,结果蕴酿了更大风险。

                                    刘山恩(最右)参加世界黄金协会Goldhub中文版上线活动

                                    大橘财经:我们顺着这个思路往下说,如果要把美元的有用性的场所,转化为人民币的有用性的一个场所,目前来讲,是不是还有一些障碍?我们中国目前的一个思路,首先是强化黄金本身的有用性,用黄金的本身的有用性,来为人民币的有用性来做支撑。能不能这样理解?

                                    伦敦黄金交易所的做市商们在密室中商定“伦敦金”价格并一天发布两次的制度,从1909年开始持续运行百年,终于在2013年爆发危机。起因是2004年以100万美元“白菜价”从罗斯柴尔德银行买来伦敦黄金市场做市商席位的巴克莱银行的贵金属交易负责人签订了一个对赌合约,如果金价突破了每盎司1558.96美元,巴克莱银行就要给客户支付390万美元,否则无需支付,于是该行贵金属交易负责人在定价前大量制造空单打压价格,再在定价过程中抛出这些假空单,最终不仅对赌获胜,而且不当得利170万美元,东窗事发后被罚款2.9亿美元。这只是一个典型案例,或者说是冰山一角,2014年德国金融监管部门对德意志银行开展了黄金定价过程中欺诈行为的调查,最终德意志银行从此退出伦敦金基准价制定,并和解了事。2015年,这种制度终于寿终正寝。

                                    事实上,出国热除了一些有钱人,还因中国城市中产阶级家庭的大量参与而成为了前些年的风潮,包括把孩子生到美国,取得美国国籍。比如我认识的年轻人有一些就这样做了,他们是很普通的人家,通过中介联系去美国生孩子。我的一个发小,当初卖了老人留下的房子送女儿去美国读书,女儿回国后,嫁了一个广告行业的工作人员。后来女儿通过中介去美国生了一个有美籍的孩子,再带回国过日子。我直接或间接了解四五个这样的普通家庭,都属于类似情况。普通人家,过得挺一般的,但就是要给孩子搞个美国国籍。我觉得他们以后很可能会后悔。因为孩子有了美国国籍,但并没有在美国生活的条件,将来在中国入学以及长大后孩子去美国谋生,都会有挺多麻烦的。

                                    大橘财经:刘老师这里我插一个问题。今天中美关系质变,或者说将要有质变,我们是不得不做这样的选择,但是其实从准备工作来讲,或者从布局来讲,我们这几十年在黄金方面,是不是已经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

                                    现在我们建立的都是增量黄金的市场,你现在来卖多少黄金我给你交易,但老百姓手上存金高度分散而且巨大,现存黄金市场功能不适应存量黄金的流动性要求,所以我提出一个新的市场形态,就是创办国家级的黄金银行。

                                    美国在1971年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以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开始推进黄金非货币化,黄金不再是美元直接的发行基础,因而美元获得了自由的发行权,这成为美元滥发之源,但美元的价值支撑还需要黄金,所以美国并没有抛弃黄金,而是给美元买了一份黄金保险,以应对美元可能会出现的崩盘,美国仍然保留8134吨黄金储备。